您的位置:首頁 >政務動態>政務要聞>詳細內容

政務要聞

讓蝴蝶飛過滄海

來源: 發布時間:2019-09-18 瀏覽次數: 【字體:

——職業教育在關懷中演繹精彩故事


天津市薊州區山村的聶鵬幾年前在班主任的建議下,去了一所中職學校學習數控專業。之后,他參加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并且拿到較好名次,順利進入高職深造。畢業后,他被濱海新區一家知名企業錄取,憑借高超的技術水平和負責的職業精神,順利升職加薪……
  “職業教育為我打開一扇窗,只要奮斗,世界同樣精彩。”如今,聶鵬對當初的選擇充滿自豪和感激。
  習近平總書記前不久在甘肅考察時說:“我國經濟要靠實體經濟作支撐,這就需要大量專業技術人才,需要大批大國工匠。職業教育前景廣闊、大有可為。”
  人人皆可成才、人人盡展其才。無數個聶鵬成長、成才的故事,在職業教育改革發展中,生動演繹。

一個“技工”的打開方式
  俄羅斯,喀山,世界技能大賽現場。
  當地時間8月27日晚,在俄羅斯喀山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閉幕式上,焊接項目第一名揭曉,代表中國出征的中國十九冶員工趙脯菠奪得焊接項目金牌,實現中國在世技賽該項目上的三連冠。
  這個1997年出生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會理縣一個小村莊里的小伙子,從小性格內向、靦腆。初中畢業后,帶著中考失利的些許失落,趙脯菠來到攀枝花技師學院學習技能。他想起曾經在城市建筑工地上看到的閃爍著刺眼光芒、四處飛濺的焊花,于是選擇了焊接專業。從此,在閃耀的弧光中,趙脯菠點亮了自己的技能人生。
  激情四射、光彩奪目的焊花雖美,但背后要付出的辛苦,只有趙脯菠心里最清楚。為了成為精英班的學生,他拼命練習基本功:練習腕力,用手托磚一托就是幾個小時;練習蹲功,看書、洗衣服時都蹲著,有時蹲久了大腦供血不足,站起來眼前發黑。然后,活動活動四肢,咬牙繼續蹲。經過苦練和比賽,趙脯菠成功入選精英班。
  也曾面對失敗,也曾心中有心魔,但經歷過無數次的鍛煉和挑戰后,趙脯菠總結,只要有堅定的信念、堅韌的意志、頑強的拼搏,就能讓蝴蝶飛過滄海。從2016年開始,他連續獲得全國和國際性比賽的好成績,2019年1月,還獲得“全國技術能手”榮譽稱號。
  這次在喀山世界技能大賽賽場,在總時長18個小時的比賽中,憑借豐富的訓練實戰經驗、熟練的手法技術技巧以及穩定的心態節奏,趙脯菠完成了組合件、壓力容器、鋁合金結構和不銹鋼4個模塊的焊接,在來自各焊接項目參賽國和地區的35名裁判的評判下,以93.53分奪冠。
  掌握一技之長,意味著在職場可以有立身之本,更意味著實現夢想有了更多可能。跟趙脯菠一樣懷揣夢想的,還有分布在全國多所職業院校里的在校生。
  職業院校廣大學子心里越來越踏實:2019年1月,國務院印發《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》,繪就一幅辦好新時代職業教育的頂層設計和施工藍圖;“雙高計劃”“1+x證書”制度試點、產教融合型企業等一批重點項目和試點啟動……未來社會地位更高、就業前景更好、收入將更多。

產業升級的“加速器”
  開著大型農藥噴霧機,行駛在廣袤無垠的草原上,王延華心情格外舒暢。
  但在此之前,草原上鼠害、蟲害頻繁發生,生態退化嚴重,遠不是現在這般模樣。
  變化的根源,可以回溯到甘肅省山丹培黎學校。這所最早由偉大的國際主義戰士、新西蘭著名社會活動家路易·艾黎于1943年創辦的學校,奠定了山丹乃至河西地區現代職業教育、工農業、醫療衛生的基礎。
  1987年,王延華正是在這所學校接受的職業教育,成為農學專業的第一屆學生。
  “山丹縣是傳統農業大縣。選擇農學是想用自己的專業知識為老百姓種地提供一些幫助。”王延華說。
  在一些人的認識里,農學可能相對“低端”,但如果把百姓需求、市場發展和職業教育緊密結合起來,“低端”也能順利升級。
  2004年前后,山丹縣的大麥種植出現大面積條紋病。王延華通過專業所學,多方了解市場供應,想盡辦法解決。幾年下來,大麥條紋病就徹底從山丹消失了。
  消滅了條紋病,王延華還發明了輕型便利包衣拌種器,極大地提高了種子包衣效果。隨后,王延華還以獨特的配方,先后推廣了山丹大面積發生的葵花銹病防治。
  職業教育助力鄉村振興成績斐然,相似的故事在制造業領域也在不斷上演。
  天津職業技術師范大學的畢業生張邦偉,在單位主辦的技能大賽中,獲得了數控組競賽理論知識與實際操作的“雙冠軍”,完成了許多科研攻關任務。
  他以一己之力,把企業的技術水平和生產工藝往前推動了一大截,即使在國際競爭中也不落后。
  教育部數據顯示,在現代制造業、新興產業中,新增從業人員70%以上來自職業院校,職業院校畢業生成為支撐中小企業集聚發展、區域產業邁向中高端的產業生力軍。

脫貧攻堅的“金鑰匙”
  甘肅省莊浪縣柳梁鄉51歲的農民蘇毛子,是鄉親們口中的勤快人,他種莊稼肯下力氣。但即使“一分錢掰成兩半花”,以前日子依舊緊巴巴。
  上面照顧四個老人,底下養著一個小子兩個姑娘,每年蘇毛子土里刨食掙的那點兒錢,給孩子們交學費都費勁。
  貧困戶的稱號,毫無意外落到了蘇毛子頭上。
  但這還不是最難的,更讓蘇毛子揪心的是,自己的兒子蘇鵬兄,性格內向、靦腆,學習成績一般,眼看成不了“坐辦公室的”了,會不會也像自己一樣,即使不偷懶,到頭來還是個貧困戶?
  打破蘇毛子擔憂的,就是職業教育。
  2015年9月,蘇鵬兄來到了天津中德應用技術大學,進入航天器制造技術專業學習。在學校的支持下,蘇鵬兄加入了專業學習社團,對理論學習和實際操作產生了濃厚情趣,尤其是液壓實踐等考驗動手能力的課程,他更是如魚得水。
  三年的刻苦努力,在找工作時有了回報。蘇鵬兄經過層層選拔,進入了中海油能源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工程技術分公司,成為一名職業技術員。
  “現在我兒子一個月工資六千多,頂我過去一年掙的錢了。”年過半百,蘇毛子頭一遭在鄉親們面前如此揚眉吐氣。
  而那頂“貧困戶”的帽子,在蘇鵬兄拿到第一個月工資之后,就已經被蘇毛子拋出去十萬八千里。
  很少有一種方式能像職業教育這樣,在助力脫貧攻堅、打破貧困代際傳遞上,能收到如此立竿見影的效果。中職免學費、助學金分別覆蓋超過90%和40%的學生,高職獎學金、助學金分別覆蓋近30%和25%以上學生;近三年來,850萬家庭的子女通過職業教育實現了擁有第一代大學生的夢想;無數貧困家庭,通過職業教育實現“培養一個學生,解決一個就業,脫貧一戶家庭”的目標。
  職業教育像一把“金鑰匙”,助推脫貧攻堅順利實現,帶來勞動者家庭的“逆襲”。
  勞動光榮、技能寶貴、創造偉大,職業教育將讓更多青年人實現自我價值和社會價值的雙贏。


【打印正文】
ag首页-ag8 |专「享」